ZKUA

其实金和嘉德罗斯很像,某种意义上。

就是这样!太精辟了!

yoyo靡音:


都是被天赋偏爱的孩子,不识凡人疾苦。只是嘉德罗斯以此作为高傲的资本,鼻孔看人,睥睨天下,又帅又欠揍,金就好玩了,看着那么干净那么闹腾的男孩子,骨子里却是漠然,他像个来玩游戏的孩子,摔跤啦跌倒啦被打啦被驴啦……甚至是死人了,在他眼里都是该啥反应啥反应,却完全不上心的事,就像小孩子一样,哭过气过跺跺脚就忘了。所以他不关心规则不关心挣扎的参赛者,所以他一直以来都是没心没肺天真到近乎悖论的程度——因为他是真的,没心没肺。


第一集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,金听见参赛者死讯时的神情。我记不大清,但在我脑海里应该是这样的,微微歪着脸,一手托腮,嘴唇抿着,因脸颊肉被手掌挤压着而微微嘟着,眼睛轻轻眨了下,依旧是那样无辜的模样,像天池水,不起涟漪。


无比孩子气,纯粹的残忍。


他很强,而且知道自己很强,哪怕是劣势……因此他对力量除了大男孩一般吵吵嚷嚷中二十足的口号外,其实没有什么执念。紫堂苦兮兮修炼,他睡的天然。他不上心——自然而然就会到你手里的东西你怎么会上心。简直就像知道自己是男主角一样(。)


所以他被触及软肋时黑化的如此自然。软肋,嗯,朋友嘛。金心思那么简单那么干净,不准动我朋友与绝不准动我发小,不然我就代表登格鲁星消灭你。对朋友的界定也很简单粗暴,你对我好我就喜欢你,而且一根筋到底,说是朋友就认死了。黑金的存在毫不突兀,金就是这样的。


啊……真美味啊,神一样的好孩子。


只是他也不会察觉到,他这样由无辜做面具,由无谓所不经意传达的,与大赛第一殊途同归的高傲,对苦苦挣扎的普通人来说是怎样的刺痛呢。


紫堂,唱,我们不一样~

评论
热度(2399)
个人日常水博

关注的博客